平塘:文化扶贫“扶出”群众幸福新生活     DATE: 2020-01-11 19:42

纳米技术 脱贫路上,文化不可忽视。在脱贫攻坚战中,文化既可以起到振奋精神、凝聚力量的作用,又可以成为转变思路的突破口、另谋发展的加油站。平塘县在脱贫攻坚工作中,找准文化与脱贫的交汇点,让文化助力脱贫。群众通过文化活动实现增收,而优秀的传统文化在活动中也得到弘扬和传承,实现“文化+扶贫”的互利双赢。

平塘县塘边镇清水村是一个风光秀美的布依族村寨,八音弹唱,是这里最独特的一道风景。曾经,村民们在劳作之余,喜欢吹起竹笛、拉起二胡、弹起弦琴,八个人八种乐器,组成弹唱小组,作为副业,谁家有喜事,就去表演助兴。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家的文化需求日益增长,这也为八音弹唱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现在,村民们纷纷和过去辛劳的农业生产说“再见”,将八音弹唱当成自己的主业,依托民族文化,也逐渐与贫困说“再见”。

清水河畔,布依大哥杨光闪正带着他的八音艺术歌舞团进行日常排练,为接下来的婚庆演出筹备节目。今年45岁的杨光闪是土生土长的清水村人,早些年他和妻子在浙江打工,虽能填饱肚子,却几乎没有结余。2001年,考虑到家中年迈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夫妻俩决定回家寻找生计。

“我们的父亲,在外面靠和人家吹拉弹唱,因为他懂八音弹唱这个行业,能够有一点收入,我就想我父亲有这个本领能够去赚钱,我为什么没有这个本领去赚钱呢?所以我就和他学这个技术。”杨光闪和记者说道。

一边跟着父亲跑场,一边学习各种乐器,几年下来,杨光闪的弹唱水平一路飙升。2008年,他组建了这支八音弹唱表演队,妻子和好几位当地青年成为队员。他们每天不停训练,不断提升表演水平。11年过去,他们已经成为地方最受欢迎的八音弹唱婚庆表演队。

“我们两夫妻出去演出,一天也有800块钱,一年就赚七八万块钱。平房现在也盖了两间在这里,车子也买了两辆,现在生活慢炸金花游戏慢的越来越过得好了。”杨光闪高兴地和记者说。

杨光闪走上八音弹唱之路,是受父亲的影响。他的父亲杨通怀是布依八音弹唱的第十四代传承人。

据杨老介绍,“八音弹唱”也称“八大行”,是世代流传于清水村一带的一种民间曲艺说唱,曲目具有浓郁的生活情调和地方色彩,乐谱调式多为唢呐调,保留下来的曲目有50多首,已被列入贵州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杨通怀老人告诉记者,早在1980年,他就和几个布依族同伴组建了八音弹唱表演队参加婚礼演出,但那时的条件和现在有着天壤之别。

“我们那时候最多是1块钱2块钱,有粑粑有米花。发展到现在,一个人一天就是200块。我们心头想要怎么酬谢主人家嘛,我们就编了一首‘多谢了主人家,多谢了主人家的粑粑和米花,我心里那个难表达难表达’”。杨通怀老人一边向记者介绍一边唱了起来。

从30岁出头,农民出生的杨通怀就以八音弹唱作为自己的事业,写词、谱曲、参加演出,赚钱养家。老人今年70岁了,已慢慢退出表演的舞台,制作出售八音乐器,成为他现在的主要经济来源。

“光是做琴、卖琴,一年要有万把块钱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并且是越做越好,越做越顺手,现在销路也越来越多啦。”杨通怀说。

源于对八音弹唱的热爱,如今,身居二线的杨通怀依然招收徒弟,免费把技艺教给想要学习的人,越来越多的群众因为八音弹唱,也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

2017年4月,在都匀市第二届婚礼博览会上,杨通怀的徒弟杨通品带领着他的布依古乐团参加展会,举行一场古老的布依族婚礼展演。

杨通品也是清水村人,没有参加八音弹唱前,靠务农和做泥水工为生,家庭生活清苦。在杨通品家,最先接触八音手游网弹唱的是他的妻子杨秀渊。2010年,看到很多亲邻通过学习八音弹唱,生活过得快乐滋润,杨秀渊也下定决心,加入他们的队伍。

“我们住得有点偏僻,那时候公路还没通,都是走路去学八音弹唱,路也不太好走,每次都叫丈夫去接我,他也觉得很麻烦,我就动员他,干脆我们两个都去学,有伴。没想到他一学就很感兴趣,现在他对这痴迷了,这个既能带来快乐,又能赚钱,比在家种农田好多了。”杨通品的妻子杨秀渊向记者介绍说。

如今,夫妻俩的弹唱技艺日渐成熟,他们又约了周边的亲邻一起学习,组建布依古乐队,到各地参加商业演出。

“我从2013年起带的这支队伍,每年收入都不断增长,我们去年有20万多的收入,一个人一年就得两万五六的收入。现在我们的八音弹唱已经不局限于弹唱了,现在还帮人家策划婚礼一条龙服务了。”杨通品说。

杨通品告诉记者,相比农业生产,参加八音弹唱,不仅能给别人带去欢乐,也给自己带来更加丰厚的收入。“搞农业生产买一包肥料100多块钱,要卖100斤米才得那100块钱。现在去做演出一天得200块钱,就可以买到两包肥料了,这个钱赚得轻松多了。”

如今,八音弹唱越来越受到人们的热捧,演出队伍也在不断壮大,一带十,十带百,全县共成立了12支八音弹唱的草根文艺队伍,一百多人以八音弹唱为主要职业,学员也扩展到了周边镇乡和邻县,演出队员人均年收入超万元,从此挥手告别多年的贫困。

“过去是说我们布依族,现在哪怕不是布依族,只要愿意学的我们都很喜欢,大门是打开的。在我们周边的这些县,罗甸有二三十个学员,惠水也有二三十个学员,这些都逐步逐步发展起来了。”八音弹唱第十四代传承人杨通怀告诉记者。

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对特色文化产业发展的支持力度,除商业演出、政府采购的形式,也让群众共享到文化发展的成果。同时,平塘县还抢抓机遇,为八音弹唱牵线搭桥,广东佛山、湖南长沙、贵阳、都匀等省内外的文化展演,将八音弹唱这门草根艺术推上了更加广阔的舞台,极大的增强了群众演出的获得感和文化自信。

黔山多奇宝,玉水出古陶。出产于平塘县牙舟镇的中国十大名陶之一——牙舟陶,造型古朴敦厚、神韵别致、富有浓厚的民族特色,在中国陶艺界独树一帜,2008年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始于明朝洪武年间的牙舟陶历经了600多年的历史,在牙舟这个古老的陶艺小镇上,当地手艺人始终用匠心坚守,世代传承着制陶技艺。如今,泥土经过火的淬炼享誉四方,给他们带来“点泥成金”的机遇。

这位正在进行陶艺制作的布依族男子,叫张禄麒,出生在一个陶艺世家,是牙舟陶张氏第八代传承人。

2006年,张禄麒用仅有的积蓄雇佣了2名当地陶工,开办了牙舟镇的第一家制陶厂,生产日用陶和工艺陶。在传承中创新,产品款式从最初的10几种发展到现在的80多种,牙舟陶也彻底改变了张禄麒一家的生活面貌。

“那时候刚开厂,梦想有辆摩托车,后来开了两三年的厂才实现购买一辆摩托车的愿望。走到现在可以说车也有了,房也有了,厂里的设备基本样样都已经添置齐全了,现在可以说开始慢慢的奔小康了。”

经过10多年的摸索,张禄麒的制陶厂已初具规模,除了发展自身产业,他还积极招收学徒,在传承牙舟陶技艺的同时,解决部分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

张禄麒说:“我现在这个厂的规模产值一年将近500万,产量走工艺品、精品这一块在2万件左右。现在工人有14个人,都是当地的村民,这些人都是跟我很多年培训出来的。”

“大概一个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在这个地方来讲也算可以啦,家里面的各方面收入比以前、比起在外面好一点,因为还可以照顾家人。房子也准备要想翻修了,最主要的是学了一门手艺,以后在家里还能随时找到事情做。”

以陶为业,以陶为生。在牙舟,还有不少手艺人至今保留着古老的制陶技艺,古朴的作坊,传统的柴窑,以及世世代代转动的轮盘。一家六口,在100多平方米的小作坊里,延续着祖上的手艺,转眼就是20个春秋。一个轮盘、一盆水、一把轮锥,靠着这些传统而简陋的工具,钟成贵将原本再普通不过的泥土制成漂亮的陶艺品,并支撑起家庭的开支。

钟成贵说:“一般是两个月烧一窑,像我的这只窑是一只窑有4个孔,我们现在是家庭式作坊,全部纯粹都是靠传统的技术来生产,这个量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可观的。去年我们做陶瓷的收入大概在2、3万块钱,占我家总收入的一大半。”

目前,牙舟镇共有2家牙舟陶企业、8个制陶家庭作坊、60多名手艺人。随着市场的开放,陶艺师们也敞开大门广泛接纳牙舟陶爱好者。

2017年5月,德国康斯坦茨应用技术大学教授沛可睿慕名来到牙舟镇,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牙舟陶传承人张福高为师,成为牙舟陶首位洋弟子。通过学习制陶,了解陶文化,沛可睿正打算把牙舟陶带上世界的舞台。

“这是一片非常特殊的土地,保留着非常有特色的传统工艺,通过我的努力,我希望世界其他人能了解到牙舟陶。”牙舟陶德国学徒沛可睿向记者说道。

在通州镇,群众自创了以户为单位,采用就近原则,在街道范围内组建的互相帮助协会——互助会。通州镇的妇女有喜欢跳舞的传统,每个互助会都成立了舞蹈队,跳舞一方面陶冶情操、强身健体,一方面也成为通州群众增收的一个重要途径。

2012年,通州镇金桥村成立金色艺术团,由互助会舞蹈队的尖子组成,目前有16名稳定成员,日常里她们进行系统的训练,由于节目质量高,他们经常受到邀请参加商业演出,实现文化产业的市场化运作。

金色艺术团团长陆光优告诉记者:“我们每一次演出收入大概在3300元,每一年分红一个人能有近3万元,大家都很开心。”

在提倡文化自信的今天,金色艺术团还突破了商业演出的范畴,成为政府文化采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政府现在每一年都要采购我们的节目,也增加我们的收入,所以我们很自信。我们就要更加努力地去排出更多精品的节目,让大家看都看不够,把欢乐带给更多更多的人。” 陆光优说。

现在的通州,已被浓浓的文化艺术气息渗透,全镇共有约40支草根艺术队伍,近千人参与文化事业,通州的草根艺术正蓬勃发展。

“我们艺术团有舞姿很好的人,就带到每一个互助会去教跳舞,我们从基层里慢慢地摸索,慢慢去发现每一个人,只要有这种特长,我们都会去引进参加我们艺术团,甚至吸纳其他乡镇的群众,带动她们去演出,增加收入。”陆光优向记者介绍道。

【记者手记】“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实现真正脱贫,需要文化底蕴的支撑;坚定理想信念,需要依靠文化自信。被誉为“中国风交响乐”的八音弹唱、泥土里的宝藏“牙舟陶”、通州镇的草根文化……已经逐渐实现文化与旅游、文化与商业的融合,平塘在文化扶贫中探索出全新的文化生产方式,让群众的文化素养不断得到提升,收入不断增加,特色地方文化正滋润着一方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