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真的是一点都不适合旅游!     DATE: 2019-12-31 14:30

生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孩子,我说真心话,北京实在是太纳米材料灯不适合旅游了,要不是工作在南边我这辈子都住这了!

记得曾经有人和我讲不管什么视频节目,一到北京就是天安门、华表、人来人往的大街,好像这才是北京,但是在我这个北京孩子心里,这一条条古朴的胡同存在纳米材料生产一天,北京的代表永远是黄昏时分响起的鸽哨!

介绍这座城市的方法很多,但在我看来,什么方式都没有跟随一位老哥,一块待一天来的对味。那天是我起来最早的一天,毕竟工作的时候都是租住房在公司旁边,我甚至能8点25再不紧不慢地出门,回到家乡一大早被捞起来实在是有点遭不住。

被一大早捞起来朦胧着双眼和一个提着鸟笼的老哥走了半个小时也终于没有辜负我的期待,虎坊桥,嗯,闻到了,只有北京人能闻到的香味,卤煮,也就是下水,散发的臭味混合着温暖的室温充满了我的鼻腔,或许这就是武汉人为什么那么爱吃臭豆腐吧,要我说这卤煮的味道可比臭豆腐要过分得多,臭豆腐还仅仅是腐烂的臭味,而卤煮散发着的则是混合着猪油的排泄物臭味。

说得有点恶心实在是抱歉,但是我敢保证您坚持着忍住在这家店里等5分钟,让他给您端上来一碗冒着热气的卤煮火烧,您会彻底改观,这东西可太香了!带着猪油、肥肠、肺片的肉香,发烫的温度让猪油溶解,冬至时节,正是吃卤煮的好时候啊,不用管别的,把尽力集中在食材和汤汁带来的荤香味上,你可能会觉得只要端着碗卤煮,在北极都不会冷。

吃罢了早上的一碗由大量荤腥组成的重型早餐后,我和老哥到了通县的一片空场,仅取了两条空镜素材,只听一声鸽哨,鸽子们破笼而出,本该将镜头对准鸽群的我突然愣住了,记得那是我12岁的时候,正逢北京奥运会,胡同里隔壁的大爷手中捧着一个笼子交给了居委会工作人员,当年曾为了能养鸽子跟居委会吹胡子瞪眼的他也将心头肉拱手送出,只为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惊鸿一现,想必,心里很疼吧。

或许北京就是这样吧,在这口叫北京的大锅里熬着熬着你的心是热的,如我这样离开一段,便冷了下来,总有刚来北京的人说这里无情,兄弟,来胡同里转转吧,这里可能是你来过最热心的地方。